求小夥伴勾搭qwq 正在从日坑爬向欧美坑
錘基 盾冬 賈尼 EC 哈蛋 賤蟲 SK 拔杯
抖森 塞包 炮兒 水仙

论文写着就变成心路历程

为什么最近那么多人来向我倾诉人际关系的事情,而且面对的是那么大同小异,是同年龄层大家一定会面对这个么,交不到朋友什么的社交恐惧症什么的。


现在想起来我一直以来其实算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的人,而且我对此感到很舒适。结果就是有一次老师约谈我父母说我是个孤僻的人我还觉得莫名其妙,因为我觉得自己超级开朗的。后来才发现我真的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我完全不在乎周遭我没什么朋友因为我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真的超级开心。我是属于那种一个人也可很好的人,倒不如说每天如果独处的时间不够多我可能会有精神问题。

 


小学的时候大家都三五成群,好姐妹一起玩游戏聊戏剧,我好像就只在跟男生打闹,自己一个人上厕所,只和同桌说过话之类的。上了中学因为转学所以直接加入同小学的女生组,只和女生组里的几个人交流连班上同学的名字都记不全。初三继续转学,那个时候也没想交朋友什么的,我一直以来都是静静坐那里然后一个人做自己的事。幸运的是我即使静静坐那里还是有人来勾搭,我还是有三四个可以说话的人。而且我真的觉得转到的那所学校是个氛围很好的学校,那里的同学都是很好的人。后来又转回来原本的中学,此时的我已经知道什么叫做寂寞了,于是毫不犹豫转入自己根本不需要的科系,然后依然继续混原本的女生组。


其实也有可能因为小学就开始玩论坛,有很多线上的好朋友所以觉得现实中的朋友可有可无反正没差。中学那几年真的是回到家里拿着手机打开群组就可以开始很安心的傻笑之类的,网友在那几年真的占了我生命中很大很大的地位和角色,每年我都超级感激超级庆幸自己交了这群网友,觉得认识他们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


然而到此为止可以说我从来没有靠自己的力量在现实中交过一个朋友,我现在的挚友都是小学同班同学,还有一个是高中认识的妹子,因为性格真的很像所以变成好朋友了。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决定去念大学,和我从小学同班到高中毕业的某友人同一个大学,原本以为还可以继续同班下去但果然还是没有那么顺利的。我们被分到了不同的组,因为是不同的组所以课室不一样,甚至上课的时间都被完美的错开,在学校可以说几乎没有能够见面的时间。没有认识的人在我会超级没有安全感,于是我开始恐慌,不知道开学自己到底何去何从,想到未来什么的居然要认识新的人、居然要懂得社交就觉得超级可怕。我记得开学前那段日子我真的超级焦虑超级低落的,当时因为刚搞砸打工不久,还要学车考车精神压力更大了。整个跟朋友约要出去下午茶都没有勇气,连踏出家门都需要做好久的心理建设。那个时候真的觉得自己人群恐惧症,表情障碍症,交流困难症和出门焦虑症全部同时发作,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需要离人类最远的人。


开学这件事对我来说真的糟透了,因为自己冲动的选校,还要考虑友人对自己的态度,考虑自己的人际交往技能,当时好一段时间我整个人都是处于濒临崩溃状态。一接近其他除了家人和最亲近的朋友以外的其他人类就感觉焦虑症发作,情绪超级不稳定。尤其是开学的第一个星期,那个时候加上考车失败,焦虑症发作,整个抗压能力低到一个地步。同一个大学的友人在那边超级兴奋的说可以认识新朋友很期待,而自己再踏进广大的校园是第一个想法是这么大的校园有没有一个小角落可以让自己藏起来。


因为大家一直告诉我必须去交朋友必须学会和人交往什么的,或者说必须搞好自己的社交能力,我却只觉得社交什么的,我对人类完全没有兴趣没有想要认识的欲望,倒不如希望人类离我远点,到底要怎样才能够搞好自己的人际关系,觉得自己 “这种人不会说话不会思考像个僵尸一样,紧张起来就忘了表情我面无表情的时候看起来就多么像臭脸,我一臭脸对方也臭脸然后我就会莫名其妙感觉到来自世界的恶意然后我就会真正的心情不好摆出我的真臭脸。 “ 就是这种完全嫌弃自己的状态,觉得自己超级没用像个废物,什么都只懂得依靠别人。


与此同时,那个性格和我很像的那个妹子独自一个人去到海峡的对面念书,她在初中三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我和她是在高中认识然后成为好朋友的。在我眼中她是一个很坚强的妹子,她总是有能力一个人解决自己面对的事,因为她比我还不擅长开口。这样的一个妹子因为家里的期望到那么遥远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念书,而且念得是自己完全一点兴趣都没有的科系。而我也差不多,我想要念得科系也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念,一半是因为家里没能力,一般也真的是自己没勇气。有一阵子我和她的聊天内容是互相倾诉说自己有多不安多自卑多不幸,互相羡慕对方互相嫌弃自己互相安慰对方的状态,可是想起来我可能还是比她幸运上那么一点点。我英文也不好,我也有社交恐惧症,我甚至觉得这是我天生的性格我甚至不打算尝试去改变,和她比起来我真的糟透了。


即使如此开学第三个星期我总算交到一些朋友,总算担心的事没有那么成真。我在有一个人陪同的情况下会变得很有胆量能说会道。我自己也挺好奇的,如果我现在有一个比我还不了解状况的朋友我会忽然间萌发保护欲然后变得超级可靠;可是如果我只是一个人或者跟着很强的朋友我根本会变成废物然后什么都不造然后迷迷糊糊然后呵呵,所以我现在满庆幸自己当初没有选择和那个友人同组。


而那个独自在外的妹子在那里待了四个月却总是交不到什么朋友,她的交流障碍比我严重多了,我知道比起我来她一个人在外面肯定更加不好过。她告诉我她总是无法好好和人打交道,总觉得班上的人肯定觉得她很有距离感,觉得为什么不幸运的那个人总是自己,觉得强行振作坚持下去真的很累很想放弃。她偶尔找我倾诉时字里行间的情绪我真的不能再懂,我很讶异我们居然真的有那么相同的想法,我自己也经常毫无来由的情绪低落自我厌恶。我仿佛从那里面看到了另一个自己,我尝试用我帮助自己的方式帮助她,我说了一切我能说的话。而最近她却开始问我该怎么找工作,还说反正自己的学费只还了一学期。我可以想象到,读一个自己根本不想要的科系,看见周围的同学个个都有明确的目标志向,自己却连普通的交个朋友都没做到,成绩也没什么跟得上,倒不如做些别的事。要是我我可能根本就只是继续宅在家就对了,我甚至不会行动起来去做其他的事。


然后今天又有个从小学刚开始玩论坛就认识的妹子来告诉我她原本升上中六很期待新学期新环境可以交新朋友的,没想到中六的同学就是高中两年她混不进去的原班人马。她很想要一个朋友一些闺蜜,可是她尝试加入话题时大家就冷场,她努力过,她说她不想再一个人,可是到现在还是交不到朋友。


我有时候很好奇为什么我的圈子包括我都是这么样的一些人呢,有时候她们向我倾诉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帮助她们,因为她们的问题也是我的问题,我自己都解决不了自己怎么帮助她们,有时我恨自己的无力。与此同时我又知道找那些‘有力’的人其实根本没什么帮助,因为他们不懂。他们不懂我们对人际关系的恐慌,不懂我们与人交流时心里的压力,不懂我们尝试了却碰壁的无助。


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些人还在挣扎,有些人有心结,而我却是觉得自己真的是能够一个人也可以很快乐。我们这班人真是的,哎。





评论

© 浮雲是個語死早 | Powered by LOFTER